西贝猫 作品

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魔眼搜集列车(洗完澡打滚舔爪的四)

    列车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而在餐车里,方正依旧手舞足蹈的给众人讲述着关于之前那场圣杯战争的事情———当然,在“这个”世界里,那并不是第四次圣杯战争,不过对于方正来说,这自然是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“然而,就在saber和lancer打算分出胜负的时候,忽然伴随着雷电,一个脚踩着战车的身影威风堂堂的从空中飞过,接着落在了两人的面前,这个身材魁梧的战车主人语气严厉的说道:‘我的名字是征服王伊斯坎达尔,参加了这场圣杯战争并获得了rider的职阶!”

    方正说道这里,接着伸出手去,拿起旁边的杯子喝了口水,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愚蠢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众人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,发现奥尔加玛丽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,站在不远处,看她的样子,显然也是一直在听方正讲故事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圣杯战争的从者都要隐藏自己的身份,这样大张旗鼓的说出来,难道不怕被人看穿弱点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当时的韦伯也是这么说的,听到自家从者自曝名字的时候,他蜷缩在伊斯坎达尔身边都快哭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正也是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但是说实话,这种想法也只是普通人的想法罢了,虽然说看穿真名有可能被发现问题,可是那又如何?像伊斯坎达尔这种从者,人家就算自曝了姓名,你又能拿什么弱点去对付他?我记得没错的话,他是病死的吧………你总不能够指望身为从者的他还水土不服吧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方正的询问,奥尔加玛丽也是不由的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了,暂时就讲到这里,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方正拍了下醒木,这让听的正开心的少女们顿时不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?小红继续讲嘛,最后这场战斗究竟是谁赢了?”

    “等一会儿开车的时候再说也不迟,现在我们先去外面转转吧。”

    一面说着,方正一面对着车窗外撇了撇嘴,这会儿众人才发现列车已经停车了,而原本紧闭的车门也已经打开。清新冰冷的风吹进了车厢,让人感受到了一丝冰凉的惬意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下车去逛逛。”

    坐了一天的列车,众人也早就有些疲惫了,这会儿也是跟着方正走下了车,在四处散起步来。附近是荒无人烟的荒野树林,看起来相当偏僻。不过让方正感到可惜的是,这里并没有看见提着扁担卖当地特产的小贩。

    要知道当初上学坐火车的时候,经常会有小贩从列车窗口贩卖食物或者当地的特产什么的………不过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嗯,仔细想想英国好像也没什么特产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方正神游天外的时候………

    “呀—————!!”

    尖锐的惨叫声骤然响起,打破了四周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听到尖叫声,两仪式和藤乃她们也是一惊,急忙向着车厢跑去,而与此同时,方正已经先一步冲进了车厢,然后来到了尖叫声发出的客房门口,随后………她就这么站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只见在客房内,一具尸体倒在地面上,没有头,所以看不出究竟是谁,但是从那苗条的身体可以看出,这应该是位女性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小红?”

    这会儿,埃尔梅罗二世,两仪式和其他人也匆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方正摆了摆手,示意两仪式,藤乃和静音不要靠近,而此刻的埃尔梅罗二世也是带着两个徒弟来到了门口,看见地上的尸体,不由倒吸了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方正看了一眼四周,接着走到了奥尔加玛丽的身边,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…我…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听见方正的声音,奥尔加玛丽似乎这才回过神来,她嘶哑着声音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有点儿晕车,所以在停车后就到森林里去换换气,然后到客厅喝了点儿茶………回来以后就发现,特丽莎,特丽莎就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面说着,奥尔加玛丽伸出颤抖着的手,不顾地面上的鲜血,拼命晃动着无头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特丽莎?特丽莎!骗人的吧!为什么?为什么会这样?!”

    她的哭喊声回荡在寂静的车厢里,一时间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老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吗?每次我回答不出问题的时候,你不都笑眯眯的拿教鞭打我的手心吗?为什么要睡在这种地方啊!像平时那样起来教训我啊!!”

    此刻两仪式和藤乃她们也走了过来,看见这一幕,她们也是不由的屏住呼吸,一时间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方正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部,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奥尔加玛丽却是猛然转过头来,瞪视着身后的众人。

    “凶手就是你们吧!是你们杀了特丽莎吧,开什么玩笑!把特丽莎还给我!还给我!!”

    一面说着,奥尔加玛丽站起身来就想要冲过去,但是下一刻,她双腿一软,就这么倒在了红马尾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死死的抓着红马尾的衣领,奥尔加玛丽痛苦失声,而方正则是轻轻的拍着她的脊背,抚摸着她的头发,让其镇定下来。在过了片刻之后,奥尔加玛丽渐渐不再说话,闭上眼睛陷入了沉睡之中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这时,方正才松了口气,接着转过头来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埃尔梅罗二世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现在不太想招揽你了,我发现怎么你到哪儿哪儿就死人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埃尔梅罗二世顿时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说的我和瘟神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说的不对吗?你忘了剥离城的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…那只是个意外!再说了,也只有那一次好吧!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…师父…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的格蕾却是怯生生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在欧内斯特家………马伯里工坊…………也都…………那个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弟子的说话,埃尔梅罗二世的脸都黑的要滴出水了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老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可以让我来验尸吗?”

    一面说着,他一面望向众人以及随后赶来的车掌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是专家,但是对于这种类型的尸体十分熟悉,说不定能发现什么。你意下如何呢?车掌先生?”

    “请您随意。”

    车掌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完全没有反应,就好像是已经司空见惯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只是我们还要对房间进行清理,考虑到发车时间,希望您能够在一小时内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们玩你们的侦探游戏去吧。”

    方正抱起奥尔加玛丽,向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回去了,这孩子先放在我们这里,等她醒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回到客房,方正把奥尔加玛丽放在其中一张床上,为她盖好了被子,而其他人则神色复杂的坐在旁边,看着眼前少女沉睡的脸庞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…那些人的反应也太淡定了吧。”

    静音不满的抱怨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可是死了一个人啊,结果那个车掌居然连半点儿关心都没有,看他的样子就好像房间里死的根本不是一个人,而是打翻了一盘菜一样!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因为这种事情在这里司空见惯吧,毕竟是魔眼搜集列车,也可能有人会为了争抢魔眼杀害其他的竞争者………小说里不是也经常有这种事吗?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方正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那些家伙本来也就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说起来,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杀人事件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两仪式倒是两眼发光,显然,她已经想要找出那个凶手了。

    “静音,你的未来视能够看见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抱歉………我刚才什么都没看见,因为我只见过那位小姐一面………”

    静音摇了摇头,她的未来视是预测的未来视,需要收集足够的情报才会发动。然而她和那个叫特丽莎的女人只是在昨晚车站上草草见过一面,今天更是就没看见过她,自然不会发动。

    “预言法术也没有作用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预言系法术只能够作用我自身和周边几个人啊…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开始学习预言法术的缘故,静音也拥有了类似方正那种“提前预知”的能力,只不过她的这种预言法师的“特性”还很微弱,只会在和自己有关系的人身上出现一点儿征召。当然,这也就是“好”或者“不好”之类模糊的感觉罢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只见躺在床上的银发女孩悠悠转醒了过来,在看见眼前陌生的天花板之后,她愣了一